探访鲜为人知的疫情医疗废物处置点
来源:探访鲜为人知的疫情医疗废物处置点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9:13:04


对于政府批评的声音不在少数。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詹妮弗·努佐(Jennifer Nuzzo)称,特朗普政府对新冠病毒的潜在影响的认知具有“令人难以置信的局限性”。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前局长玛格丽特·汉伯格(Margaret Hamburg)认为,这一失误导致美国的病例“呈指数式增长”。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外救灾办公室前主任杰里米·柯宁戴克(Jeremy Konyndyk)更是对《卫报》表示,美国的应对不力是“(国家)基本治理能力和基本领导力在现代最大的失败之一”。

二、湖北省武汉市采取集中隔离措施,武汉人民为阻断疫情向外传播付出了巨大努力和牺牲。贵报为抓眼球、赚流量,不惜称武汉为“僵尸之城”、称武汉海鲜市场为“蝙蝠市场”,道德底线何在?

《纽约时报》对美国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、行政官员、资深科学家和公司高管进行了采访。他们表示,负责检测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威胁的3个政府机构,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、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(FDA)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(HHS)都没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。即使科学家关注着中国的疫情肆虐并发出警报,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。

当地时间3月28日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发布报道《错失的一个月: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》(The lost month: how a failure to test blinded the U.S.to Covid-19),试图找到答案:由于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、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,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,使得美国“缺失了一个月”,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。

美国民众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事实——30天内,全美的确诊病例数从仅有70例,飙升2000多倍至16万多例。

三、中国疫情防控成效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,显示了中国制度的强大优势。贵报不敢正视事实,反而极力拿着放大镜寻找中国制度的缺点,贵报的评判标准究竟是人民的健康和安全、还是意识形态界线?

《纽约时报》认为,如果没有更全面了解谁被感染的信息,公共卫生工作者就无法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,无法对对他们进行隔离,以阻止病毒进一步的传播。

英国《卫报》同日一篇报道指出,美国和韩国几乎同时在1月底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,然而两国对疫情的反应几乎是“两极”,导致两国现在疫情形势大相径庭。

这使得医院、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。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,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,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

《纽约时报》认为,疫情开始时,特朗普还因为弹劾而分心,对威胁公众安全和国家经济的疫情“不屑一顾”(dismissive)。直到2月底,他甚至声称新冠病毒即将在美国“奇迹般地”消失。据《卫报》报道,特朗普2月10日还提出将美国疾控中心的经费削减16%。